澳门网上百家乐

VIP热线:15784514775

联系我们

集团服务热线:

0371- 6845471
0371-84471466 / 68715684
0371-38714658 / 68471216

集团传真:

0371-6879858

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 首页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远去的平房 远去的岁月

  点击次数: 次  更新时间:2017-03-25 18:31
远去的平房 远去的岁月

 
 
     随着岁月更替,年龄增长,不知为什么,心中的怀旧情结愈发浓烈。这不,过了腊月十五,眼看就是春节,心中不禁一阵阵情思泛起,怀念当年住在平房大院里那相处无隙的邻里亲情,怀念那热热闹闹的浓浓年味,一幕幕暖意融融的温馨场景,一件件萦绕在脑际的清晰往事,一个个左邻右舍的熟悉身影,一张张堆满真诚的鲜活笑脸,不时在脑海里若隐若现,在心头涌起一股股热流。
 
    二十多年前,我们一家三口还住在单位分配的平房,住户一家挨着一家,出来进去,邻里间每天不知要打多少次照面。相互走动比亲戚还勤。真是关上门各是各家,打开门就像是一个大家。平日里谁家炒菜,发现自家缺了酱油少了醋,只要喊一声,邻家大姐就小跑着给你送来。谁家出门办事,就把门锁的钥匙托付给邻居,哪家的孩子一时无人照管,只要开口谁都能满口应承,搭把手照看一晌半天。要是谁家有个灾病,邻居们听说后都会买上些鸡蛋食品去探视看望,不在东西多少,就透着那份远亲不如近邻的情分。赶上谁家有红白喜事,那大家都是全力相助,上手帮忙。那种真切的邻里关系,回想起就让人觉得温暖怀念!
 
   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一天半夜,突然从梦乡中惊醒,听到门外有人急促敲门,哭喊着呼救。迷蒙中感觉是住同排平房另端的小罗,于是急忙披衣开门。只见小罗衣衫不整,她挺着大肚子,冲进我家后赶紧关门反锁,附在我身上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我们夫妻哭诉其又被丈夫殴打。正当我拿件衣服为她披上遮体、安抚劝慰时,她老公小赵又追到我家门外,边谩骂边砰砰砸门,火气十足。我们夫妻只得苦口婆心,劝他好好冷静,让他考虑妻子有孕在身,如果一味冲动,不计后果,万一孩子没了,那可要后悔一辈子。就这样好言相劝、折腾几个小时,事情才算平息。后来小罗生了个帅气乖巧的男孩,每次提起那晚的事,她总要对我千恩万谢,说她老公性格暴躁,气头上啥事都干得出,要不是我及时援手相助,也许就没有这个孩子了。我也在想,她深更半夜选择了敲我家的门,向我求助,这正是一种莫大的信任,这就是胜于远亲邻里情谊。也许就因我在小罗危急之时出手相助,为她开启了一扇友谊之门,因而才避免了一场夫妻恶战悲剧,也保住了一个鲜活的新生命。
 
    回想起来,那时虽然收入不高,物质不富足,各家的条件也都差不多,但大家确像是生活在人际关系绿洲之中,那种真切,那种自然,那种和谐,充盈着十足的烟火气息,浓浓的人情味,清贫的日子也让人觉得整天都是过得热烘烘,暖融融。
 
    那时,我们大家都住着单位分配的20平米的平房。我生性就不甘寂寞,是个爱倒腾闲不住的人,所以总是隔三差五的在这一间房子里做文章。时不时的把几样简单家具搬过来、挪过去,变换着摆放位置。琢磨着床单窗帘的色彩如何搭配,更换着桌上花瓶的鲜花,绢花塑料花,让这不大的空间看上去面貌常变,感觉上心情温馨。招惹的隔壁小陈两口常来串门,特别是每逢大年三十下午,都会笑盈盈推门便说:“到你家开开眼,看看你把房间又弄成啥新花样”,环顾一周,小陈还会耸耸鼻子,故作馋样,问道:“你家饺子是啥馅,这么香?”逗得满屋人笑声朗朗。
 
    大年三十晚上,吃过饺子,家家户户都出来放烟花,放鞭炮。街巷里噼噼啪啪响声不绝,烟火彩光闪烁不迭。夜空里,色彩缤纷的烟花在四面八方彼伏此起,有的像金菊怒放,有的似牡丹盛开,有的如彩蝶翩跹,也有的恰群星闪烁,把除夕之夜装饰得火树银花灿烂多彩,声光交融烟雾袅绕。 身着新衣的孩子们在院里房前追逐嬉闹,欢跳雀跃。左邻右舍的邻居们也扎堆凑在一起,你一言,我一句说着拜年话,津津乐道地评论着张家的鞭炮脆响,李家的烟花漂亮。那一刻,人人都是满脸的笑容,家家都是幸福的笑脸,满院都沉浸在欢天喜地的迎新春的热烈气氛中,把一年的疲劳、辛苦、烦脑事,都抛之心外,随着变幻多彩的烟花凌风飘散!   
 
    节日间,家家户户串门拜年,迎朋待客,家里的椅子凳子不够用,吱一声,另一家毫不含糊,立马送来。平时关系要好的同事,过年相互拜年,放上一串鞭炮,以示恭贺新禧。然后进门就座品尝菜的味道,褒奖罢女主人的厨艺,随着举酒碰杯,祝福拜年话一串接着一串,劝酒声笑声一波连着一波,每每回想起那情那景,就让人觉得满心的温暖,款款的怀念!
 
    而今,到处高楼林立,人们纷纷搬离局促的平房,住进宽敞的楼房,开上自家的的轿车。四处旅游已是家常便饭,出国游也不再稀罕,穿戴讲名牌,吃饭讲品味,生活水平确实大大改善。然而,住进了楼房,反而觉得缺失了什么,家家紧闭防盗门,户户装着门窥镜,邻里老死不相往来,左邻右舍甚至不知姓什名谁。人与人的关系不再像过去那么简单,情感不再真挚淳朴,近乎钢筋水泥般的生疏和漠然。 记得有则新闻,一独居老人在家,过世很久,邻里无人知晓。直到楼道里臭味刺鼻,那家门缝流出腐水,有人报案才被强行打开,老人身体早已腐烂,浑身蛆虫。这种凄惨、悲凉真是让人神经耸然。我就想假如住在平房,决不会有此悲剧发生。抑或楼里的邻里关系融洽,平时相互走动,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 
    物欲横流,必然导致人情愈发冷漠。倘若精神世界贫瘠,即使享受上奢华的物质生活,也会觉得活着太累,无幸福感可言。 
     
    回想平房居住的日子,二十多年过去,弹指一挥间,但那二十平米的温暖小窝,那一幕幕温馨往事,那一张张淳朴笑脸,那一股股邻里亲情,那一段段快乐时光,那一阵阵美好回忆,依然清晰可现,梦里的那些快乐,历久弥新。